谦亨律师事务所

新闻动态 / QianHeng News
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困境与建议
更新时间:2020/5/11 9:49:50 | 阅读次数:[225]

内容摘要】  自认规则在证明责任的分配中具有重要作用,由于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的性质不同,因此,在司法认定中对自认的理解也就不同。在民事诉讼中,自认完全可以免除相对方的证明责任。在刑事诉讼中,自认则不能完全免除控方的证明责任。但当自认规则处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体系中,审判阶段一旦不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基于认罪认罚从宽欲得到具结书而作出于己不利的自认陈述后,其自认陈述证据效力应当如何理解与判断,笔者个人认为应当有必要予以尝试性探讨。


95b2c160a71d4a65a5e32fa7c7729be3_th.jpg


【关键词】  认罪认罚  从宽  自认  


一、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中的风险性问题。

认罪认罚的“自愿性”保障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构建的核心,确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的自愿性,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正当性前提。


同时,“不自证其罪”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法》一贯坚持的精神原则。但落实到实践中,笔者有这样一个顾虑:认罪认罚从宽程序启动,取得具结书后,不是被告人、辩护人对检察机关量刑建议无异议的,则达成的具结书中的量刑建议即具有确定性,不变性。相反应当注意《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二款即“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于是,现实中可能就会出现部分检察机关或辩护人主动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主动认为认罪认罚可能产生减轻、从轻的量刑效果,急于早日完成诉讼程序(尤其是以具结书可以建议判缓刑为“诱饵”),为了达到认罪认罚的目的,得到认罪认罚具结书,在证据上作出于己不利的自认陈述或让步(例如某些证据极有可能成为关键性的定案证据,或本身在孤证的情况下,或在金额犯罪中本身就犯罪数额不明等等,因为想得具结书而自认犯罪事实)。而一旦进入审判阶段,基于《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职权审判,人民法院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但检察院又不同意调整量刑建议,或调整量刑建议后,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


1000.jpg


则此时,认罪认罚从宽努力的具结书(量刑建议)已被彻底推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又在认罪认罚过程中作出了于己不利陈述的自认,则自认能否再作为涉案的证据材料,是否具备证明能力和证明力。这就是本文想探讨的价值方向所在,应当预防认罪认罚程序中,审判机关以认罪认罚从宽中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认材料(尤其自书材料、悔过书等),作为被告人量刑的依据,或是佐证坐实犯罪事实的依据,又或是自认材料虽不作为定案证据,但基于自认人自认的犯罪事实,法官对自认人从内心上已确认自认人的自认犯罪事实属实,从而出现内心倾向性预判。笔者认为,这就是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中的风险所在。


二、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地位性认识。

一方面,个人认为自认规则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前置性要件,即不自认(认可、承认)案涉证据材料三性,一般就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理论而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被告人确系自愿认罪认罚,证明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的基本证据完备,能形成内心确信的,可以按照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办理。鉴于此,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办理中,就理解而言,个人认为自认规则是欲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的前置性要件,即在达成认罪认罚具结书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管是对于案涉书证、物证、视听资料等证据,甚至如前所述的自书材料、悔过书等均是予以认可的,认可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自认(认可)案涉证据材料,也不能达成认罪认罚具结书,否则违背认罪认罚从宽宗旨。当然也并不是说自认后就一律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还是应当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坚持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以《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一条职权审判作为审判程序保障。故自认规则是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不可获取的构成要件。


另一方面,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价值功能不可或缺。


不可否认,刑事诉讼奉行的是“不自证其罪”原则,刑事诉讼中没有关于自认的条文的规定,区别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及《民事诉讼证据规定》中自认规则的适用。但应当注意的是,认罪认罚制度理论构建系基于诉讼双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与检察机关)的自由意志,诉讼双方是有着“自认”权利的,为了达成量刑的“一致性”,可以自认后摆脱不必要的拖延,尽快地完成诉讼程序,加快诉讼的实质化、效率化进程。这是符合我国司法推动诉讼全程简化、简化工作流程,完善程序运行机制,在确保办案质量的基础上全程提速,更好发挥速裁制度优势的司法改革背景。所以自认规则自身具有存在价值。


从自认规则概念的分析来看,自认规则是证据规则的一种,系指在诉讼当中,一方当事人就对方当事人主张的其对己不利的事实予以承认的声明或表示。似乎自认规则与刑事诉讼并不相容,而且与刑事诉讼奉行的是“不自证其罪”原则相悖,只能成为民事诉讼的专利。但个人认为,放在认罪认罚制度背景下,个人认为自认规则也就不矛盾,基于前述,反而是密不可分。自认规则所具有的诉讼效益在认罪认罚从宽价值功能中更不可或缺。所以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中具有功能价值。

三、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弊端体现。

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第二款规定,被告人认罪认罚的,在审判阶段审查认罪认罚自愿性的,应当严格把握知悉性审查、认知能力审查、自愿性审查、基础事实(或者在案证据)审查。但需要说明的是,前述审查的原则标准是建立在能使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中达成的量刑建议(具结书),一旦涉及《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情形,推翻之前达成的量刑建议(具结书),此时为了达到认罪认罚的目的,得到认罪认罚具结书,在证据上作出于己不利的自认陈述或让步,则自认规则的后果就可能弊端初现。


个人认为,原因在于认罪认罚具结书虽形式上是单方声明,但实质上具有合意之性质,是司法机关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共同沟通协商、共同认可的法律文件,具有法定效力。毫无疑问,一旦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不再适用,具结书可以说是无效,丧失本身具有的法定效力。但此时,又不得不考虑的一个现实问题,在推翻具结书之前,基于前述的原因(即使在证据上存在瑕疵或不认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为了达到认罪认罚的目的,得到认罪认罚具结书,在证据上作出于己不利的自认陈述或让步)作出的具结书,当中某些证据极有可能成为关键性的定案证据,或本身在孤证的情况下,或在金额犯罪中本身就犯罪数额不明,因为想得具结书而自认犯罪事实。


推翻具结书时,此时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中,不但起不到认罪认罚效果,反而有可能成为指控自己的犯罪事实的证据,成为“隐患炸弹”。千万不应当忽视审判职权法官还有个自由心证,自由裁量权,即使自认材料不作为定案证据,但基于自认人自认的犯罪事实,法官对自认人从内心上已确认自认人的自认犯罪事实属实,从而为求稳起见,名义上不认自认规则的自认证据,实则已经内心认定进行评判。也许这就是具结书无效,自认规则带来的法官心理变化和负面效果。


四、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建议。

自认规则是涉及到诉讼效率与诉讼公正的一个认证问题,受自认证据理论研究的局限,应该说自认证据制度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尚属空白,在民事诉讼中使用居多。笔者认为,刑事诉讼自认规则立法属于滞后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践操作,原因在于刑事诉讼奉行的是“不自证其罪”原则,在不适用认罪认罚程序,具结书无效的情况下,自认规则中取得的自认证据,于己不利的陈述应当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或予以排除。


但如上述三所述,这恰恰也就是个框,自认的犯罪事实,法官自由心证可能已经偏向了照着自认人自认犯罪事实倾斜(当然确有相反证据证明除外)。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自认证据或规则应当进行重新的思考,该如何理解与判断。


20160905020302706.jpg


结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背景,笔者认为,从律师辩护和当事人权利保障角度考虑,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可以尝试考虑以下几点立法建议:原则上应当积极鼓励刑事诉讼中的自认规则,不排斥、不抵触自认规则在刑事认罪认罚从宽程序案件中的适用。


具体可分为不同情形:


一是在审判阶段符合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的案件,量刑建议适当的,应当采纳自认规则中的自认证据,作为定案证据使用,但有相反明显证据推翻的除外,也就是说自认证据可以作为定案证据。

二是在审判阶段涉及《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情形,确定推翻之前达成的量刑建议(具结书)的,不再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的,则不应当采纳自认规则中的自认证据,也就是说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此时应明确规定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中取得的自认证据属于非法证据,应予以作为非法证据排除,明确不能使用。基于前述想法,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不妨可以做一些立法尝试。


五、结语

总体而言,《刑事诉讼法》此次修改并增加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确立为刑事诉讼法的重要原则,其基本的精神就是对认罪认罚案件实行处理从宽,程序从简,更高层次上实现刑事司法公正与效率相统一的制度安排。但也不得不说,自认规则这一原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不可获取,具有价值功能却又有相应的弊端体现和且有必要的担忧。概言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自认规则,应当一分为二区分看待,不应当让自认规则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沦为鸡肋。


当然,笔者的担忧也许是一种误解或狭隘的理解。但仅就上述担忧拙文与大家交流,敬请斧正。